深空•游牧族:

就换一个口吻,说些简静的话。

我这是四人间的寝室,现在想写一人间的情诗。

因为之前漏雨,所以只有一个人居住,我搬进来后就是两个人。后来被修补好,室友已经去工地了。因为休学,我们拉开了一年的距离。
因为房檐漏雨,你写给我的信,我一遍遍背诵——怕世上还有更多的天灾人祸——把它们放在心里,最安全。当然也有怕的时候,怕它们最终无法兑现。那样它们在我的心跳声里,一定都会成为哽咽。让青草为我把脉,务必都会自称无能为力,我走遍万水千山,也不会寻到医好我的树叶。于是它们都从手指流出来,成为一种氛围,弹奏着桌面的纸张,这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样子。

现在一个人做所有事。虽然与步入社会相比,这些事真的不算什么。社会是嘈杂的,现在做的,是积累自己以后归于简静的资本。简静,以足够地忠于自己。
窗户外面是竹叶,因为在六楼,它们要上传自己的心事,风速要稳定。孤独是什么。就是别人都在睡眠,而你听着两三点的叶声,还在回想某人说过的并不特别的话。

其实我要写得简单,随时可以。但那不是我的作风。美感不够充分的事物,没有存在价值。也不需要对比,烘托。那都是弱者的托词。


我也曾试着用牙齿摘下几片对症的叶子,用春泉送服至远方的夏日。令化解它们的心事,变得比想你要紧。
我也曾试着独自涉足深不见底的小巷,闭上眼睛在黑暗里迷路,经过几个若有若无的女子,用心把她们的妆容都化作你的模样。可毕竟,那时的天色无法比拟。

就当做练习吧。 过于刻意就会损失美感。

晚安。


From.荷


评论

热度(254)

  1. 梦想生意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《10%》 转载了此文字